28
2017
02

你在我心上中医天下之天医堂 第四十五章 不眠者 第二卷-陇西和发商贸

中医天下之天医堂 第四十五章 不眠者 第二卷-陇西和发商贸



快来领支付宝红包!人人可领,天天可领!复制此消息,打开最新版支付宝就能领取!p9rAas78n4
“大哥大姐,谢谢你们了,我们在这里耽搁好几个钟头了,拦了不下几十辆车,可是那些人没一个愿意帮助我们的。”年轻人感激之余,摇头叹息道。
唐雨道:“有些人除了怕麻烦外,也是怕遇到劫道的。”
“是啊!虽然有几辆车停了下来,但一听要搭他们的车,连忙开走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坏人的。”年轻人感慨道。
唐雨、宋浩听了,笑了笑。
“谢谢你们的好心帮助,我叫刘宝根,你们这是去哪里啊圣魔战记?”那刘宝根又自搭话道。
“青海湖!”宋浩应道。
“你们是去那里游玩的罢,我家就住在湖边的。”刘宝根道。
“是吗!真是巧了,打听个地方,有个叫木连村的地方吗?我们要去那里找个人。”宋浩说道。木连村是那个拥有《奇方验抄》的丁奉杰家居所在。
“木连村!知道啊,挺偏僻个地方,就是久居湖边的人也未必晓得的,离我们的村子有个三十里地。”刘宝根说道。
“太好了!可以带我们找到那里吗?”宋浩闻之喜道。
“没问题,你们帮了我们一次,我也可以帮你们一次,先住到我家里,明天再领你们去。”刘宝根笑应道。
“谢谢你了!”宋浩、唐雨二人相视一笑。本以为那个地方是很难找的,不仅地图上找不到,就是肖伯然告诉的也只是一个大概的方位。看来帮助了人,才会得到别人的帮助。
行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前面的一座镇子,刘宝根在一家汽车配件商店买了更换的配件,高兴地回到了车上。又原路回返去。
“还有一个村子,也在青海湖边,也要问你一下。”宋浩抓住了这个向导,又要打听拥有麻沸散秘方的那个任志千。
刘宝根笑道:“青海湖边的村子多了去了,你说的是哪一个?”
“有个叫盐石村的地方知道吗?”宋浩问道。
“呵呵!你们去哪里找谁啊?我家就是盐石村的。”刘宝根笑道。
“真的!”宋浩、唐雨二人闻之,俱是惊喜。
宋浩忙将手中秋茹写的地址递给刘宝根道:“可是这个地方的盐石村?不要重名弄错了地方。”
刘宝根看过,笑道:“没错,就是俺们的村子。你们去找谁啊?村里人我都熟悉的。”
“有任志千这个人吗?”宋浩问道。
“任志千!?”刘宝根听了,摇了摇头道:“村里没有这个人,连姓任的人家也没有。”
宋浩听了,不免又大失所望。
刘宝根道:“一会问下我爹罢,他知道的多一些。你们要找的人可能在多年前就搬走了。”
又聊了一会,得知刘宝根和父亲刘山是青海湖岸边的渔民,往来西宁送鱼。今天也是巧了,遇上了宋浩、唐雨。
那刘山远远的看到唐雨的车又将刘宝根送了回来,感激地上前迎了。
“爹,这位宋浩大哥和唐雨大姐要到我们村里找一个人,你知道以前有过这个人吗?”刘宝根一下车便说道。接着去修车了。
“找谁啊?”刘山问道。
“大叔,知道任志千吗?据说此人曾住在你们盐石村的。”宋浩说道。
“任医生啊!搬走多年了,在宝根四五岁上就搬走了。他的医术可高明了,救治了不少人哩!”刘山说道。
“对,就是这个人,是个中医。大叔,知道他搬到哪里去了吗?”宋浩忙问道。
刘山道:“当年据说得罪了县里的干部,在村里住不下去了,便搬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是在晚上搬的家,第二天,屋子就空了,谁也不知道搬去了哪里。”
“哦!”宋浩听了,无奈地望了唐雨一眼,意思是,寻找麻沸散的这条线索断了。
唐雨也自无可奈何地一笑。
“对了大叔,宝根兄弟说,离你们村子三十里外有个木连村罢,可知道一个叫丁奉杰的人?也是个中医,年纪应该很大了。”宋浩又问道。
刘山听了,摇头道:“我倒也认得木连村的几户人家,不过不认识这个叫丁奉杰的,并且没听说过木连村还有个中医大夫的。明天让宝根带你们去打听一下罢。”
“是这样!”宋浩不免又有些失望。师父肖伯然虽是与那丁奉杰有过二十年之约,可是这二十年里谁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变化,若是那丁奉杰作古仙去,岂不又要寻个空山不见人。并且听师父说,那丁奉杰常年游医在外,便是现在还活着,可能按时回来赴约?还有,以丁奉杰的本事,应该是有名的人,可刘山并不知晓这个人的,那可是师父极其看重的一位民间医家,是将《奇方验抄》所托付的人。此行若是拿不到此书,就空走一回了。
唐雨见宋浩一付索然无趣的样子壹马会,知道他的心思,安慰道:“有些情况可能刘大叔并不了解,我们明天去看一下就知道了。你师父既然让你前去赴约取书,就不会令你空手而归的。”
宋浩叹息道:“两件事已废止了一个,希望另一个不要再令我们失望的好。”
唐雨道:“你那师父不是一般的人,应该不会让你去做一件没有把握的事,这一点上我倒是对他有信心的。”因纪冬阳被意外惊走一事,唐雨对那肖伯然和上清观,在思想意识里已经有了自己的转变。
刘宝根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货车修好,此时走过来猴厉嗨,一边用抹布擦拭着手上的油污,一边感激地笑道:“多亏你们了,否则到晚上也不能及时修好的。我们现在走罢,我的车在前面带路。”
唐雨一摆手,和宋浩上了车,两辆车先后启动离去。
数小时之后,前方视野里呈现出了一汪碧水,且逐渐扩大了去。
“到青海湖了!”宋浩、唐雨二人见之一喜。
车行愈近,愈见那湖光山色,绮丽壮美。水波千顷,候鸟群飞,高原之上竟也有这一奇妙所在。若不是自己的车跟着刘宝根的车,唐雨和宋浩很是想停下来观赏一番这美丽景致。
一路行来,前方出现了一座渔村,当是那盐石村了。进了一处宽敞的院落,两车停了,刘宝根从驾驶室里跳了下来,走过来笑道:“到家了!”
宋浩、唐雨下了车,再看时,对面是七八间瓦房,石垒的院墙,一条拴着的狗在朝着陌生的客人吼叫。随被刘宝根一声斥责止了声去。
接着迎出了两个女人,年纪大的是刘宝根的母亲,年轻的是他的妹妹。一家人很是热情,将宋浩、唐雨让进了屋中坐了,茶水、水果的端了上来。
“你们住在这美丽的湖边真是好啊!”宋浩羡慕道。
刘宝根笑道:“那是当然,你们来的还不是最好的季节。要是春天来,到湖里去走走,那才叫美呢!尤其是湖中的蛋岛上,鸟群铺天盖地,筑巢垒窝,产卵下蛋,密密麻麻,遍岛皆是,人难驻足。冬天来冰上捕鱼,更是一大乐事。今晚给你们煮几尾湟鱼吃,这是青海湖有名的鱼,你们外地人未必吃过呢。若是不着急办事,这两天我可以带你们到湖里玩玩穆为民。”
“谢谢你了!等我们明天到木连村办完了事,才能有心思去玩。”唐雨笑道,并望了宋浩一眼,知道宋浩不办完事情,是不能尽了兴头去玩的。
刘山道:“你们要找的那个任志千,原先和村里的老支书一家的关系比较好,一会我去他家问问,看看有没有这个人的消息。”
宋浩听了,一喜道:“谢谢大叔了!若能找到此人,对我们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心中又自升起了希望。
刘宝根道:“宋大哥,你找的这两个人都是老中医罢,难道说你也是医生?”
宋浩道:“我们都是习中医的,找那两位前辈,是想拜求些医学上的事。”
“你和唐大姐都是医生啊!”刘宝根惊喜道:“有种病你们能治不?”
宋浩道:“说说看!”
刘宝根道:“村里有一位高老头,八十多岁了,是个孤寡老人,一辈子据说未曾睡过觉,现在也是,也不觉得困。”
“不眠症!”宋浩闻之讶道:“此症罕遇,也仅在古医书中偶有记载,没想到竟在此地遇上。”
刘山道:“这高老头据说是在二十岁上得上的这种怪病,不过他自己却认为不是病,而是一种特异功能呢!当年那个任志千还住在村里时,曾给高老头配了付药,说是吃此药能治他的不睡觉的病,可那高老头不治,说是不耽搁吃喝的,治它做啥。并且这样子等于延长了一半的寿命。也是他没有任何不适之感,晚上别人在睡觉,他则躺在那里想事。”
唐雨讶道:“即便没有任何不适之感,也不曾影响他的生活,可是不羡慕人家睡觉的感觉吗?”
刘山道:“可能一人过活,独性惯了,耐得下寂寞,说是睡觉占了人生一半的时间,浪费生命,也自以此病为豪,用那不睡觉的时间读了很多的书,想了很多的事。多半脑子用过度了,说话也多是怪怪的,不合常理。”
宋浩听了,对这位高老头产了兴趣,说道:“既有如此怪人,可否引见一下。”
刘宝根笑道:“没问题,吃过了饭我带你们去他家玩。要是能治你就给他治一下,若是治过来了,也让他体验一下睡觉的乐趣。一到晚上,想到村里还有一个不睡觉的家伙,总让人感觉心里怪怪的。”
热情好客的刘家人用青海湖盛产的湟鱼招待了宋浩、唐雨一顿湟鱼宴。那湟鱼遍体滚圆,光滑无鳞,肉多细刺,肥嫩鲜美,加上烹饪得当,真味调出,吃得二人是赞不绝口,有乐不思蜀之感。
晚饭过后,天色已是有些暗了。
“走,到那高老头家逗逗闷子,消化消化食去!”刘宝根带了宋浩、唐雨出门去了。
盐石村的村子东头,有一处独门独院的人家,几棵柳树围绕着,萃绿掩映,尤其是显得幽静。
刘宝根自行推开了院门,大咧咧地走了进去,喊道:“高老头在家没?睡了罢?”
从亮着灯光的屋子里传出了一笑骂声:“是宝根这个小兔崽子罢!一天没事净逗扯你大爷玩,今天又是闲出什么屁来了!”
宋浩、唐雨听那高老头话语灰谐,皆自忍俊不禁。
“带了两个朋友,来看看你这位不睡觉的奇人!”刘宝根说着,已是开门进了屋子里。
一位手持书卷的老者坐在椅子上,虽是头发雪白,却是满面红光,站起来身材高大健壮,保养得极好,哪里呈现出一丝的病态。屋中简朴,几件家什之外,竟堆了半屋子的书,可见此人多以日夜阅读来打发时光了。
“你倒是真带朋友来了!欢迎!欢迎!老夫高明达,两位小朋友如何称呼?”那高明达笑呵呵地道。
“高老伯你好!我叫宋浩,这是我的朋友唐雨,打扰了!”宋浩忙上前恭敬地道。对在这小渔村里竟还能有这位大儒般的长者,且性情豁达,暗里微讶。
“哦!看样子是远道来的罢,坐坐!”高明达搬了两只矮凳,让于宋浩、唐雨坐了。
刘宝根却寻了一捆书,欲将坐下,立被高明达拉起道:“坐一边去,莫将我的书本坐臭了,读不得了。”
刘宝根笑嘻嘻地道:“也就你将这些东西当做宝贝,看你日后永远睡着了的那一天,我会当废品给你卖了。”
“想的倒美,真要到了那时候,我会将这些书捐给乡里的图书馆的,一页纸你都得不去。想咒我老人家死,等你七十岁了咱们再见。”高明达笑骂道。
“得了危情时速,不和你掰扯了,我这两位朋友是医生,来瞧瞧你这种不睡觉的怪病。”刘宝根道。
“老人家,听说您患有‘不眠症’。不曾睡过觉,是真的吗鬼掹脚?”唐雨问道。
“纠正一下,老夫健康得很,一生也不曾患过什么病症。这种不睡觉的本事应该唤做不眠之功能,而不应叫‘不眠症’的。”高明达说道。
“对不起,也许我不应该这么叫的,可是这种不眠之功能有违自然的规律,失于正常,应该属于病症的范畴。”唐雨说道。
“呵呵!有违自然的规律!难道说是有些东西超出了人类的认识范围,就有违自然规律吗?天地之大,总有那万般不可解之事。就人身而论,现阶段人类对生命奥秘的了解,不过是苍海之一黍。你们既然是医生,当会知脉的罢。既有是病,便有是脉,给我看看,有何病脉?”高明达说道。
宋浩本有此意,以在其脉上查虚实,尤其是对方语出不凡,别有见地,或是那“不眠症”另有其因。于是说道:“晚辈粗习脉法,愿意一试。”
高明达笑道:“好奇才能令人知学!那就让你学习一下罢。”
宋浩随即持其脉位细诊,但觉六脉平和,缓动有力,直如年轻人一般,不似七八十岁上了年纪的人所应有的脉象。宋浩心中微讶,宁神定气,指下应心,遍察诸脉,虽是偶有异动,全不是病脉。
少顷,宋浩这才收手,恭敬地道:“老伯六脉安和,果是一身无病,当是得了养生之道。虽左脉位略呈异样,也是左肩膀部曾受外力撞击所致的旧伤而已,算不得病。”
“咦?”高明达闻之,惊讶道:“看不出你小小年纪,脉法却精确若此!竟能诊出我左肩旧伤来,这可是三十年前的旧疾,是在湖中潜水游泳时,被误行来的船身所撞,谁人也不知的。今被你从脉中查出,可见你是得了脉法的精髓,神脉也!”说完,那高明达敬佩之余,朝宋浩一抱拳。
刘宝根一旁听得呆了。
宋浩此时说道:“老伯,脉象缓和,当是气血安然,而生不眠之证,不知是何道理,还请指教。”
高明达道:“世间确实有神不安所,气血失和的不眠症。虽是疲倦极度,总是入不得睡,遭受万般痛苦,那才是病。而老夫的不睡之功能,在身体上是无任何的不适,虽因劳作感觉些倦意,但小坐既可,从无大碍。夜里读书久了,也自卧歇,一静则安。不曾因入不得睡而增其它烦恼,反倒觉得生命的时光延长了一倍,其乐融融!”
唐雨道:“不知这种功能是先天生的,还是后天偶然间所致?”虽在刘家听那刘山说过,高明达的不睡症是二十岁时出现的,也自想证实一下。
第二卷 中医天下之天医堂 第四十六章七十二经
药有异性,不必医皆知之,而走医不可不知。脉有奇经,不必医尽知之,而走医不可不知。用奇乘间,一时之捷径也;得心应手,平日之用功也。——《串雅全书*绪论》
_

________
高明达道:“那是在二十四岁上时,年轻气盛,与人在青海湖里比赛憋气,赌一船鱼。结果脑中缺氧过度,竟自在水中昏了过去。后来被抢救了过来,从那时起,便自感睡意渐失,一个月后,已是完全入不得眠了。因无任何不适之感,也自不理会,随其自然。后在青海湖边遇一游方道士,闻我有不睡之能,查我脉象后,说是因那在水中憋气之故,无意中通开了内里经脉,非病也,而是获得了一异能。”
唐雨道:“不错,如今看来,这种不睡的现象的确是一种异能。只是人不得眠,如何缓和休力上的透支,维持这种不入睡的能量从何而来?”
“经脉!”高明达道。
“经脉?”宋浩、唐雨二人闻之一怔。
高明达道:“你们是知医的,当是知道人体的经脉罢。”
唐雨道:“当然知道了,除了十二经络,就是奇经八脉了。”
高明达道:“那么人体之中,一共有多少条经脉呢?”
宋浩道:“十二经络,左右各一,当为二十四经。奇经八脉中双侧并行的也有阴维脉和阳维脉,阴跷脉和阳跷脉。加上任督二脉和冲脉、带脉,人身当有三十六经。”
高明达点头道:“世行的说法的确如此,古今医者也多尊此三十六经疗人疾病,可是……”高明达话语一转道:“三十六经也仅占人体经脉的一半之数,人体经脉的真正大数,也就是人身是有七十二经的。”
“七十二经!”宋浩、唐雨闻之惊讶。尤其是宋浩,还首闻人身有七十二经之说。
“老伯如何认定人身有七十二经?”宋浩讶道。
“非我之言!”高明达道:“是当年那个游方道士告诉我的。他说人身本有七十二经,医家所知道的不过是十二经络和奇经八脉而已,倒也足以应世上之疾了。行气修炼之人,也以打通十二经和奇经八脉为其正果。世人所知道的这三十六经是维持生命的动力之源,便是在这三十六经上已是产生了无数的神奇和不解的迷团。人是万物之灵,也自有未待开发的潜能暗伏于人体内,尤其是以还未知的另三十六经为最。人身诸病,有时也未必是病,病态之下,尤可显示真能。”
宋浩闻之,恍悟那孙包立在夜游状态下呈现出的异能当是这般了。那股异样能力忽隐忽现,当是潜伏另三十六经中,入梦境中始发。所以在其脉上也不能尽察。
高明达道:“人体的健康,甚至于人神之间的界线,当是以七十二经中通了多少为基础的。世人谓某某有超能力,是其打通了某一条经脉而已,若是七十二经皆通,必是神仙之体。哦!说到这里打住罢,那般丹道之说,还不是我们所能讨论的。”
“七十二经!我所知者仅仅是其一半而已!”宋浩心中感慨道。
高明达又道:“当年那道士还对我说,人身有七十二经,最为重要者是中脉,居人体正中,尚属无形,调控另七十一经。”
“中脉?人体正中?”宋浩猛然间想起,昔日探险月和铜矿,在地下深处的石壁上见有远古人类刻凿的人体经络图案,当时就见有别于正常经脉的奇怪和神秘经脉,其中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贯穿人体正中的那条中脉。原是那批远古之人也发现了部分未知的经脉。
诸事相验,可见那游方道士所言不虚,也说明了这个世外高人已是知道了人身七十二经的奥秘,其修为深浅就不得而知了。
高明达又道:“也许是那个道士见我有别于常人罢,便传授了我一种养生之法,那就是日守一穴,循经脉运行之序,一年之中意守三百六十五人身正穴,以行一大周天之数,说是可保这各种不睡之功,尤是延年益寿,依法运六十余年,而得今日康健。”
“老伯原是得了这种养生之道!”宋浩讶道。
“是啊!按那道士所言,我若想长命百岁以上,当运此功,但不得行以人道,也就是说结不得婚生不得子。我这个人怕死,所以这辈子但求一人过活,乐得个长寿。”高明达又毫不忌讳地笑呵呵地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wintc!我说吗,你一个人怎么过得那么乐呵!看样子,再活个八十年也不成问题。”刘宝根摇头道。
高明达笑道:“俺现在是八十岁,但是有着二十岁的心脏,再活一百年也没事。当年那个任志千好生羡慕我哩!”
“老伯,您老认识任志千?”宋浩闻之一喜道。
“他倒算是个医中奇人,搬走好多年了。怎么,你知道这个人?”高明达问道。
宋浩道:“不满老伯,我们此次来掇菁撷华,就是相想拜访此人,求教些医学上的事。没想到他已经不在此地住了。”
高明达道:“这个任志千是个奇人肇州二中,尤其是研究出了几种神奇的麻药,便是现代医学上的麻醉效果也不能与之相比的。”
宋浩道:“听说此人掌握有华佗所发明的千古奇方麻沸散的秘方。”
高明达道:“这个倒是不知道真假,他也不曾对我说起过,只是知道他在研究古人麻药的方子。尤其是他发明了一种外用的麻药,涂在皮肤上便能产生麻醉的效果。更令人称绝的是定位麻醉,将药涂在欲要手术的皮肤上,那个部位便浑然无觉,刀割断取,任你所为,丝毫不感觉到痛。四五个小时主药力失效后,也能维持一定的止痛效果。”
“竟有这般奇药!”宋浩、唐雨惊讶道。
“更令人叫绝的还有呢!”高明达道:“如果想在腿上做手术,只要用那种麻药在大腿根部或者距离施术的部位数寸之上涂一圈,那么整条腿都能起到麻醉的效果。那麻药的药力竟能透肉渗骨,不可思议。若是小手术,甚至能不碍病人行动,自由来去,但觉施术部位微麻而已。我曾亲眼见过他施过此术,神奇得不得了!”
唐雨道:“我也曾在街上见到过江湖的游医,以一种名为‘鲤鱼霜’的药物涂在人的脸上,以此拔牙。说来也怪,但于腮上某处一点,随手以一竹筷轻轻一拨,那牙齿便掉了,想拔哪颗牙,就拔哪一颗,非常的迅速,不仅止痛,还有出牙的作用,甚至牙出而不见血。当与那任志千的麻药有异曲同工之妙了,这是现代的牙科医生们所做不到的。”
高明达感慨道:“我中华医道,博大精深,自有许多奇方妙药还未曾展现出来,仅在民间流传。这就需要你们这些习医的年轻人去挖掘了,有些方药,自比你们所能想象得还要神奇。”
宋浩此时愈加坚定了寻找那任志千的决心,于是道:“老伯,可知那位任志千的家搬到何处了?”
高明达摇头道:“自他十五年前搬走,便无了任何消息。此人发明的麻药奇特,处涂的效果便能起到麻醉剂的作用了。如若内服,自可麻醉全身,可惜此人不愿应世,所以不被人知。不知道现在避居何处了。”
“没想到我们村里还住过这样的高人!今天听你这高老头一说,才知道你也不简单的!”刘宝根听得惊奇,感叹道。
高明达笑道:“十步之内,必有芳草;十室之内,必有壮士巴蜀风。日后留意身边的人罢,说不定哪一个就是身怀绝技的高人哩!俺只有一种睡不着觉的本事罢了,算不得奇,你也勿在夸我。”
宋浩此时见时间不早了,便起身告辞。高明达将三人送出。
“很喜欢和你这样的人谈话,希望有时间再来一叙罢。”高明达说道。
“能见到老伯,听一席之谈,又学到了许多的东西,实在不枉此行了。”宋浩感激地道。
回到刘家,刘山正坐在那里等着他们。
“我去过老支书家了,那任志千搬走后,曾给老支书来过一封信。”刘山说道。
“来过信!那么说应该有任志千现在的地址了!”宋浩闻之一喜道。
刘山摇头道:“那是多年前的事了,老支书看过信后,也就随手丢了。我刚才让他找了一遍,也没有找到那封信,只是记得那封信是从云南寄来的,具体的地址已是记不得了。”
“云南!”宋浩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详细的地址,找个人无疑是在大海里捞针。
那刘家以为宋浩、唐雨二人是夫妻,特意地为他二人安排了一间整洁的屋子。待宋浩发现时,那刘家人已各回房间休息去了。
“只好将就一晚了。”宋浩无奈地笑道。
唐雨脸色一红道:“在这里比不得有旅馆的地方方便,也没人会说你闲话的。”
随后两人各卧一侧歇了,息了灯后,仍在说着话。
“那个任志千的麻药实在是神奇,我一定要找到此人。”宋浩说道。
“可是云南那么大,到哪里找啊?”唐雨无奈地道。魏哲鸣
“有机会再细访罢。对了,你还记得上次刘天的工地上有个工人摔断了腿,送到天医堂后,叶成顺为他接腿。那工人负痛不过,大喊大叫,后来吴启光施针术为他麻醉,针麻的效果也不错的。既然找不到任志千,我们也可在针灸麻醉上进行研究。”宋浩道。
“不错!”唐雨说道:“中医中的麻醉作用和效果简单快捷,易于让人接受,又没有副作用,我们应该开展这方面的课题研究。回去后,就实施罢。”
“应该开始了,再不能耽搁了,并且其它的研究工作也要展开,只上人手不够啊!”宋浩道。
“现在知道缺少人才的困难了罢,放心好了,我们只要制定一个招揽中医人才的计划,各方面的工作就会有人去做了。”唐雨道。
“当然!”唐雨又说道:“天医堂现在已经逐步进入了发展的轨道,有些事情我们也不可操之过急,要稳定进行才好,你在我心上否则顾此失彼,得不偿失了。所以我们要想得长远些,制定个周密的计划,而后逐渐的去实施就是了。”
“不错,要一步一步的来……”说着说着,宋浩竟自睡了过去。
第二天,用过早饭,由刘宝根带路,宋浩、唐雨驱车去寻那木连村的丁奉杰了。此行却是背离青海湖而去。
三十里的路程虽说不远,可是路况极差,车行的速度不是很快,一个多小时后,才来到了一座偏僻的村子里。
刘宝根先是找到了一个认识的人家,寻问那丁家所在,村子里果然有一户丁姓人家。宋浩、唐雨二人心中稍安。
找到那户人家的院落时,见是三间低矮的草房,显然生活上不是那么宽余。两名小孩子正在一旁玩耍,一名中年人坐角落里忙着活计,在编一只草筐。见有三名陌生人过了来,那中年人忙站了起来。
“大叔,请问这是丁奉杰先生的家吗?”宋浩问道。
“找我二伯啊!他已经过逝三年了。”中年人茫然地说道。
“什么!?”宋浩闻之一怔。又是大失所望,没想到师父竟让自己来这里寻人。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版权,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有遗漏未标注出处等,还请包涵并联系我们(15213989001)沟通删除、重发或其他妥善处理,非常感谢!
招贤纳士 诚聘英才
一、酒水营销人员5人,男女不限,形象气质佳,高中以上学历,薪资待遇,底薪加提成+年终分红。要求要有团队合做意识。有无经验均可,
二、送货司机两人盒子世界,驾龄3年以上,年龄18-35岁,工资底薪加提成,详情面谈!
三、招聘兼职业务!详情面淡!
电活15213989001、17793221008 潘先生
和发商行

如果您喜欢此篇文章,记得发到给好朋友哦!分享智慧,好运常伴您!
« 上一篇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