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彩英今天没有题目-sonder妤

朴彩英今天没有题目-sonder妤

朴彩英狗 桥 戒指
老婆出轨了。
他下班回家推开门,看到客厅一片狼藉,狗被关在了笼子里,沙发上散落的衣服,地板上还有一双陌生的男士皮鞋。他大概已经知道了是怎样的一个事情,但还是不愿相信。靠近卧室传来了男女愉快的呻吟声。他无奈的叹息,取下左手无名指的婚戒,放在了餐桌上,打开大门出去然后又重重的摔上。卧室的人被惊动,但却也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去了当初和她相识的桥,天黑漆漆雾蒙蒙,看不见桥下的景致,只有霓虹的光源在迷茫的闪烁。想要跳下去,华丽个几秒然后死亡,可自己没有那个勇气。只好去街边的24小时便利店买了几罐啤酒,颓然地坐在桥上买醉。他摸了摸自己的手,才发现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已经被取下,想起刚才的总总,他大笑起来,自己大概是个懦弱无能的小男人吧。
指针指到12点,街上都关门闭户,这座城市已全然没有白天的繁忙也进入了它短暂的休息期,他到了小区,发现家里的灯还是亮着,这再也不是等自己的那个灯了。他打开门,狗扑过来亲昵的用头拱了拱他的腿,老婆还没有睡,倚在沙发上看电视,茶几上放着一张纸,开头的题目尤为大“离婚协议”
“我们离婚吧,我不爱你了。”
“好”他没有拿起那张纸,只是如同平常一样,她说什么他都说好。
“这个房子是我们结婚时候一起买的,首付是你给的,贷款是我们一起还的,我想要房子,车是你买的,20万如果你想要就拿10万。可以了吧”她语气已经没有了爱意只有平常在工作上谈判的语气。
“好。”他顿了一顿“我想把狗带走。”他蹲下身摸了摸脚边的狗,出乎意料的他没有说好。
“可以,明天你有空吧,我们一起去民政局。”她说完转身回到卧室“对了,我们今晚虽然还是法律上的夫妻,但是希望你委屈一下睡沙发吧。”
“好”他坐在她刚离开的位置,环顾了一下这最后的“家”
这一夜,她一如往常睡得安然,他一夜未眠,轻轻的进入卧室拿出自己的衣服,放入行李箱,打包了狗的狗粮。
第二天一大早,民政局第一个,如同当初结婚登记时一样,第一个,但是这却是离婚,当红章盖下的那一刻,他也想祈求她留下,毕竟自己还爱她,但是身为一个男人,看到自己老婆出轨了,这种祈求自己还是说不出口的。
离了婚,他向公司请了假,在桥的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住下。
几个月后。
狗不见了。
他下班回家推开门,客厅里狼藉一片,被子床单,锅碗瓢盆,沙发垫,散落在地。狗的笼子门被打开,他心爱的狗却不见踪影。
起初,他敲了敲邻居的房门,但是没有人回答,像石沉大海没有一丝波澜。惹得他一拳一拳的打在墙上,一屁股瘫坐在沙发上,客厅里狗粮像是路边石子般滚落在地板上,他双手插进头发里,头埋进臂弯深处,外面的霞光整齐地切割进来,客厅,卧室,厨房里还在哗哗流水的水龙头,地板上的诸多物品,一一映射在他渐渐湿润的眼眸里。
他手胡乱拨弄头发,目光涣散,不知所措,望着空空的狗笼,脑袋里还回忆起,今天早上上班的时候,那只狗还笼中热情的摇尾巴。
狗的陪伴像是兴奋剂一样注射入他的身体,让他抵御无数个难熬的日夜。
说实话,和妻子离婚的几个月里,他像失了魂,脾气也变得很暴躁。好几个夜晚,在万家灯火的夜晚,他推掉公司的聚会,孤独的扛着一箱啤酒抹黑爬上顶楼的家,连街边树上的鸟都有相依为命的,可他呢?他只有狗,每次那条狗伸出柔软的舌头舔舐他微微颤抖的手时,他心里总会不直觉的温润。或许那只狗不单单是一只狗,不是孤单寂寞时的慰藉,对他来说大概像是朋友一样的存在吧。
他也懒得收拾这一地的狼藉,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想打电话给公司请假,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窗户打不开,门也是,好像在外面有个东西在阻挠他逃离这里一样。
一种窒息的感觉瞬间袭来。他觉得前所未有的难过,伤心,悲悯,涌上心头,那些曾经与狗朝夕相处的场景涨般地席卷而来。
他还记得,这几个月里,离婚的阴影还没有办法走出,于是他脾气变得暴躁气起来。每次下班回家,繁重的工作让他忘记给狗喂食,他的狗狂吠不止,他头疼欲裂,狗叫的声音惹得他头疼更加猛烈,燎裂迅猛,仿佛有一大簇火梗在他的下丘脑中,烧得浑身血液沸腾,青筋暴起。他用脚狠狠踢了狗笼子下,狗不叫了,瑟缩在角落中小声悲鸣。那样子仿佛那个时候的他一样,满腔无人聆听的委屈与悲伤。
他死死钳住狗的脖子,双手环住狗,不停地说自己的苦楚,自己还想着她,可狗听不懂他说什么,拼命挣扎着,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他吃痛的拿起桌上的报纸,卷成一根棒,抄起报子,打得狗摇尾乞怜,呜咽连连。等他心满意足出了气后,狗颤栗地缩在角落里,爪子抖擞了几下,一双湿润的眸子里尽是恐惧。
这是他第一次打他的狗,但却也不是最后一次。
往后的日子,醉酒回家,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回家都会毒打一顿他的狗,打完之后又心生忏悔,便深恶痛绝的抱着呜咽的狗痛哭流涕,甚至当着他的狗的面扇自己巴掌发誓再也不会打它了。
可是呢,没有可是
终于在他的狗丢了的某一天,这样假惺惺的循环表演终于结束。
他想起自己以前的种种不是,他跪在他的狗的笼子外,希望得到它的怜悯,大骂自己不是人,不是一个好的主人,大概是因为自己伤害了它,它才会不见。
一会儿,他又跑到阳台上大声呼救,可是外面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理他。
他闹够了,就一头栽倒在床上昏睡。
可是等他醒来,地板上就有食物和水,他狼吞虎咽起来。
第一天是这样,第二天是这样,第三四天也是这样,他都会在这个密闭的家中,客厅中央的地板上看到一袋有一袋的食物与水,更惊讶的是,隔天吃剩的食物与垃圾都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仿佛有谁在趁他熟睡之际偷偷拾掇好了这一切。
他觉得是周围人的一场玩笑,弄走他的狗,屏蔽了信号,反锁他家的门,每天给他食物和水,晚上又悄悄地收拾掉垃圾,是的,没错,他在心里天真的安慰自己。
于是,他决定今晚不睡觉想看看到底是谁恶作剧自己。当天晚上,他坐在客厅角落,眼皮耷拉到了地板上,昏昏沉沉,就当他快要沉睡的时候。
一声巨响,他拼命揉搓着惺忪的眼眸,却发现家中的天花板被掀开,一个巨大的狗的脑袋出现在上面,一只无比巨大的爪子挂着一袋食物与水。
那是他的狗,在魔幻的月光下,他看见那条狗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目光所及皆是温柔。
那样子,像极了以前的他。
我爱你,就算你一身污秽如刺猬,也有我双手拥抱不忌讳。
晚安,没有人看的公众号。

qr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