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彩英今天北京城最不该忘记一个人,一个伟大的人!-嗨啦社区订阅号

朴彩英今天北京城最不该忘记一个人,一个伟大的人!-嗨啦社区订阅号

朴彩英

“世界上很多城市都长大了,我们不应该走别人走错的路,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看到北京的交通、工业污染、人口等等,会有很大的问题。”

上面这句话,出自于1972年初,贫病交加、处于弥留之际的梁思成先生之口。

四十六年前的今天——1972年1月9日,梁思成,这位中国现代建筑之父,带着无尽的遗憾和不甘,看着一心致力于保护、却又被一点点“涂抹”、“修改”的北京四九城,心痛的溘然长逝。

今天我们缅怀梁思成先生,除了痛惜天妒英才、天不假年外,更是对近半个世纪前,梁先生的预言被一一应验而感到痛心疾首。
如果,历史可以重来,当初梁先生的方案被采纳,今天的北京城还会是人口膨胀、交通瘫痪、环境污染的现状么?
规划之争——苏联模式VS梁陈方案

1949年建政之初,第一代国家领导人希望:将来登上天安门城楼,举目四望都是烟囱和工厂......
工业体系的落后不堪,是近现代中国积贫积弱的“原罪”之一,所以当时决策层迫切追求工业兴国的决心和路线,十分明确,十分坚决。
工业兴国,有没有模式?当然有!

彼时社会主义阵营的“老大哥”,前苏联的任何方面,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在首都北京的规划方针问题上,“老大哥”自然是要掺合进来的。
1949年9月,以莫斯科市苏维埃副主席阿布拉莫夫为团长带来了17人的团队,其中有建筑、水利、下水道、道路方面的专家。

50年代的援华苏联专家
图片来自“历史范儿ID:lishiyibaifen”
苏联专家团在肯定了古都北京完善的市政体系后,开始给出方案:
1、以天安门为中心,向四周逐步扩建。此举是效法莫斯科以红场为行政中心,不断辐射扩散,这也是苏维埃最高领袖斯大林亲自拍板的。

2、要多在北京市区盖楼房,不能只盖楼房和修房。

图片来自“环球微视”
苏联专家的意见,与时任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梁思成和南京中央大学建筑系教授陈占祥的方案几乎完全背道而驰。

在梁陈二人共同完成的长达2.5万字的《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区位置的建议》中,可主要概括为两点:
1、主张全部保存城区所有的房屋,不同意在北京内城、外城建设新楼房和新工厂,旧城完全按原貌保存,使它成为一个历史博物馆;
2、建议北京新行政中心建在月坛以西、公主坟以东一带,以五棵松为中心建设一个新北京。

北京三里河“四部一会”建筑群
如果采纳“梁陈方案”,北京就将形成一个多中心又有限制的市区,既保护了旧城,又促进各自区域内的职住平衡,降低长距离的交通量。
可惜,在北京市召集市政负责人和专家开会讨论苏联人建议时,除了梁思成和陈占祥等少数人之外,竟得到一致通过。

1950年2月,中央决策层批准了苏联老大哥提议改建、扩建北京旧城的方针......
心心念念护城记——“林梁一梦”

周恩来与梁思成
大政方针已然初定,梁思成却不甘心,他四处奔走疾呼,只希望操作者下手轻点,不要拆毁北京城那些几百年的:
古城墙、古建筑、王府、牌楼、四合院、街巷胡同......

1952年8月,北京市各界代表会议召开,谈拆除天安门旁边两侧长安左门与长安右门的提案,梁思成与众多委员发生激烈争论,结果经集体表决拆除二门。

1954年拓宽长安街,计划不少于100米,最终划定为120米。对此梁思成表示:短跑家也要11秒,一般的人走一趟要1分多钟,小脚老太婆过这条街就更困难了。
身为建筑学家的梁自然不会明白,长安街拓的这么宽是出于战略考虑,必要时可起降飞机,因为当时正处于抗美援朝的艰苦岁月。

图片来自“环球微视”
也是在1954年,因西单到新华门段路窄,影响游行队伍通过,上级决定将金代建成的庆寿寺及双塔夷为平地,原址上建起电报大楼。
对此梁思成曾劝说:为什么一定要把它拆掉?为什么不能把它保留下来,作为一个街心小绿地看一看。

梁思成构想中的北京城墙立体公园
而对于北京城墙,梁思成和夫人林徽因都主张全部保留,不能破坏。梁林夫妇建议在城墙上建花园,人们上城墙游玩,观看京城四周的风景......
在整个50年代,北京城墙在数次提议拆除的大背景下顽强的存活着,可到了60年代中期,还是难逃厄运。

图片来自新浪网
1965年,因为搞战备,修地铁,一期工程拆了内城城墙的一部分。 文革期间,地铁二期内城城墙基本被拆除。

图片来自“华声论坛”
80年代进入改革开放后,修建二环路时,除保留正阳门、前门箭楼、德胜门箭楼和东便门角楼等几座城门楼外,北京全部城墙惨遭拆除。

梁思成心目中,那条南起永定门,北至钟鼓楼的壮美中轴线,伟大的龙脉,幻灭了。

这条“龙脉”上的宫殿城门及其周边的数十处皇家园林和民宅四合院,流淌着特有的文化意蕴,幻灭了。

这座像天法地,坐北朝南,九经九纬,左祖右社,面朝后市,方正对称,恢宏严谨的四九城,幻灭了。

1966年,特殊的年份,梁思成更被抛进了命运的深渊,被红卫兵批斗,被绳子牵着在清华园内游街示众。
家庭被查抄,收藏品被洗劫一空,最后被赶到没有水暖供应的小平房。

或许对于梁思成而言,这些打击都不如北京老城区的被肢解来的万箭穿心,痛心疾首吧!
1972年1月,这位曾与陈寅恪、翁文灏一起被誉为“三国宝”的建筑学大师,在长期挂牌批斗和病痛折磨后,与世长辞。

据统计,上世纪80年代初还几乎保存完整的3000多条北京古城胡同,到90年代仅剩1200余条。到了新千年,仅在2007年9月,北京就有361条胡同同时在拆。
随着胡同消亡,四合院也就成了无本之木。

在1990年至1998年,北京市大规模的旧城改造进行的如火如荼,在拆除的共420万平方米老房子中,大部分是保护完好、构造精美、极富美学价值的四合院。
据悉,在二战中,梁思成曾向美军建议保护日本京都和奈良,使盛唐遗风的木结构建筑保存下来。

图片来自“环球微视”
在视古建筑为生命的梁思成眼中,这些年头古老、充满灵性的建筑是不分国界的,都值得保护。
大家之子非纨绔,天纵奇才唯梁才

少年梁思成
1901年初春,流亡东瀛的梁启超,迎来了次子,梁思成。因为长子夭折,梁思成从小便被寄予厚望。
事实上,梁思成的人生之路,基本上是由父亲梁启超一手规划的。

青年梁思成
1915年,梁启超将儿子送进清华学校接受西式教育。随后,在他的有意安排下,梁思成和林徽因在他的书房中初次相识。

林徽因和梁思成
按照父亲的建议,梁林携手共赴美国宾州大学建筑系学习。两人毕业后,梁父还为梁林规划了欧洲古建筑之旅,并为梁思成选定东北大学任职。
从求学、求职到求偶,老梁同志都规划的妥妥贴贴,小梁同志的人生应该是一帆风顺,事事如意,羡煞旁人的吧?
可惜,完美从来是不存在的。

初临人世,尚在襁褓中的梁思成,两条腿竟夸张地向外撇开。请来外科医生矫正一个多月后才好转过来。
这个生就残疾的婴儿体弱多病,吃药打针如同家常便饭。似乎也注定了他多灾多难的一生。

1923年5月7日,梁思成驾着摩托赴天安门参加“国耻日”集会活动,被疾驰而过的陆军部次长坐骑撞翻,梁思成被重重压在车下,造成右腿骨折,脊椎受伤。
在延误了有效治疗时间后,虽然连动三次手术,但梁思成的腿骨依然没能接好。在后来的年月中,他的右腿始终比左腿短一厘米。

梁思成和林徽因
1937年,在逃离北平前,梁思成被诊断出患有脊椎间软组织硬化症,医生不得不为他设计了一副铁架子,穿在衬衣里面以支撑他受损的脊骨。
这经历,和“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还真的蛮像!

图片来自“朱仁严的笔记”的博客
1938年春,在大后方昆明,梁思成又患了扁桃体脓毒,引发牙周炎,不得不将满口牙齿全部拔掉。
如此命途多舛,灰色性格的人肯定会郁郁寡欢,可咱们的梁公子偏偏心态积极,一直正能量满满!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日本学者断言中国找不到唐代古建筑时,梁思成默默翻遍半个中国,终于找到;

梁思成、林徽因及他们的女儿梁再冰
新中国成立在即,梁思成既不肯去台湾,也不愿避居美国,他相信“前途满是光明”。

病床上的梁思成却还惦念着国徽的设计
他风趣幽默,曾自嘲:
“瘦协,是瘦人协会,夏衍是会长,他只有44公斤,我和夏鼐是副会长,一个45公斤,一个47公斤。我们三个人各提一根拐杖,见面不握手而是握杆。而废协嘛,是废话协会。”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他才华横溢,在水木清华中:
小提琴、钢琴就玩的666;
是管乐团团长、校刊美编;
还是跳高冠军和足球健将;
才华横溢的梁思成,自然由才貌兼修的林徽因来匹配。
神仙眷侣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匹配的家世,等级的才华,才子佳人,男神女神;
外在的一切都那么契合,更难得是,两个人的志趣爱好竟也相投,琴瑟和鸣。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从1937年起,十几年的时间里,林梁二人的足迹走遍中国广袤的土地,15个省、190多个县,考察测绘了2738处古建筑物。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这是梁思成手绘的山西五台山唐代佛光寺大殿。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这是梁思成手绘的四川灌县的清代安澜桥。

看看这些手笔,你就会明白,想俘获女神,没点真才实学、过硬的本领是没指望的。

图片来自视觉志ID:ilidaily
1955年,患有严重肺病的林徽因香消玉殒,离世而去。这对才子佳人的爱情佳话就此划下句号,却养肥了不少人的话把子、耳根子。

民国以降,拿“太太的客厅”打镲、开涮的大有人在,林徽因的名字也总和徐志摩和金岳霖等人联系在一起,本是“原配”夫君的梁思成,反倒被有意忽略。
在那些吐沫星子飞起的话佐料中,可以看到旁人的恶俗,却看不到梁思成的回击甚至是回音,他除了爱着太太,相信太太,更多的心思都花在了古建筑里而不能自拔。

梁思成和林洙
直到今天,仍有人对林徽因亡故后,梁思成弦娶林洙一事颇有微词。这不啻于一种强盗逻辑,晚景凄凉的梁先生,难道不该拥有合理合法的婚姻自由么?
丰碑永存

在梁思成先生离世40多年后,北京市政府开启东迁通州的计划,京南雄安也被规划为新区,成为千秋大业。
此刻,梁先生那些苦口婆心的劝告言犹在耳。当年为营造政府部门而被改造的正义路、台基厂的多座王府别院,以后的道路又该何去何从呢?

或许有太多的羁绊、掣肘,让梁先生当年的理想、抱负付诸东流,可梁先生所筑起的中国现代建筑业丰碑,却已然屹立不倒。
用专事研究中国科学史的英国学者李约瑟的那句话来评价他:梁思成是研究“中国建筑历史的宗师”。
梁思成伟绩
1932年,主持了故宫文渊阁的修复工程。
1946年,为母校清华大学创办建筑系。
1948年,在平津战役前,梁思成绘制了《全国文物古建筑目录》,交给中国人民解放军,使北平古迹避免受到炮击,很好的保护了北京的文物和古城墙。
50年代初,参与人民英雄纪念碑的设计;挽救北海团城。
1963年,梁思成设计了扬州“鉴真和尚纪念堂”。建筑于1973年建成。
1984年,荣获中国优秀建筑设计一等奖。
著作等身
《所知道的唐代佛寺与宫殿》
《宝坻县广济寺三大士殿》
《赵县大石桥》
《大同古建筑调查报告》
《中国建筑史》
《东亚城市建设与改造》
......
以上

qrcode